5分28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5分28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来源:5分28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发稿时间:2020-08-10 09:01:30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不过,从现实看,波兰执政党的“亲美、疑欧、仇俄”政策并没有带来期望中的大国效应,相反却造成与欧盟和俄罗斯的关系进一步紧张,在东欧的领导力则受到外交政策相对独立的匈牙利的冲击。7月赢得大选的杜达仅领先对手不到2%,也说明波兰国内的分裂。针对此次美波防卫合作协议,波兰一部分人认为国家会更安全,另一部分人认为会激怒俄罗斯,并引发德国不满。原创 小南 中南屋世界公民教育 来自专辑国际视野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当扎尔卡抵达喀布尔时,阿富汗的疫情正值严峻时期。救治扎尔卡的医生扎尔迈,不久前和妻子双双患上新冠肺炎,扎尔迈很快痊愈,可妻子却在几天前刚刚去世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后来艾莎得到国际救助组织的帮助,她的故事也因为一张照片被世人知晓。她得到资助前往美国,通过整形手术获得了第二次新生,重新拥有了完整的面容,阿富汗女性的处境也受到了更多关注。据说在阿富汗当地的传统文化中,若是女人让男人蒙羞,别人就会嘲笑这个男人“很丢鼻子”。恼羞成怒的男人回家后会割掉女人的鼻子泄愤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艾莎的丈夫为塔利班成员,因为无法忍受丈夫的毒打,艾莎从家里逃了出来。被丈夫抓回去后,她被丈夫和其他几位男子带到了荒山野岭中,割掉了鼻子和耳朵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鼻子的修复需要好几个步骤,7月21日扎尔卡接受了最后一场手术。3小时后,扎尔卡被推出手术室,等她醒来时,医生对她说:“别担心,手术很成功,我们修复了你的鼻子上的血管,鼻子上的神经也可以正常运作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欧盟内部,以西欧国家为代表的“老欧洲”与波兰等国代表的“新欧洲”矛盾日益增多。波兰政府近年来围绕移民、碳排放、司法改革、性少数权利等问题与欧盟口水仗不断,多次遭欧盟制裁惩罚。这种发展阶段不平衡导致的矛盾使得波兰国内对欧盟的不满增加,也导致亲欧自由派丧失政权。波兰目前与美积极配合,包括反对连接俄德的“北溪-2”天然气管道项目建设等,都造成波兰与欧盟之间出现嫌隙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十年后,艾莎已经走出了那场噩梦,可依然有无数的女性生活在水深火热中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医生,我什么都不要,只想要一个鼻子。”扎尔卡小心翼翼地说道。她才二十八岁,她不想从此都是一个没有鼻子的丑陋的怪物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鼻子被割掉的那一瞬间是感觉不到痛的,我感觉像是有凉水灌进我的鼻子。我低头去看,发现根本看不到鼻子,血不断地喷出来。我便痛晕过去了。”扎尔卡如今还能清楚地记得鼻子被割掉的那一瞬间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▲ 医生和扎尔卡 /图源:网络